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时尚 > 情感 > 正文

相爱,不是爱的开始,相杀才是爱的开始

2017-07-17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人的一生,需要太多对自己和对命运的理解,就像是那些攀岩高手一样,所有的摔落其实都在提示我们,生命的真相就在这里。

  文丨 卢悦 (新浪微博@卢悦卢悦)

  小编丨 心之助Susie

林心如和霍建华
林心如和霍建华

  林心如和霍建华同学结婚了,又是一轮虐狗热潮。

  其实还是多少有担心的:在婚姻这么多难的年代,你这么炫恩爱,不怕飞得高摔得重吗?

  这话说起来真的很招他们的粉丝的打脸,但的确,我这么说是有先例的。

董洁与潘粤明
董洁与潘粤明

  比如潘粤明和董洁这段当初也是被所有人称之为“金童玉女”的婚姻,其结尾却是一摊狗血。在董洁的嘴里,潘粤明嗜赌成性,粗暴无理,抛弃妻子;在潘粤明嘴里,董洁有出轨嫌疑。没有人真正的反思自己在婚姻中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但愿过了几年,谁谁谁的婚姻出了问题,不要再有人哀叹不再相信爱情。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

  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而是我们的幻想的坟墓。

  幻想就像是一个人饿肚子时的食欲,我们越是饿,我们的食欲就越旺盛,而当我们吃饱的时候,就算是走过再好吃的饭馆,闻到再诱人的菜香,我们也会“无欲则刚”。

  一个人的幻想越大,就说明在现实层面他越是饿肚子和贫乏;而幻想却是爱情的主要因素,因为有了幻想,爱情才会有那么多的光环,才那么诱人。

  一个吃饱的人和一个饥饿的人之间是不可能有那么多火花的,只有两个饿急眼的人一起吃饭,才会觉得这顿饭吃得格外爽。

  比如一个女孩,从小就生活在被忽略的世界里,父母每天必做的功课就是吵架,有一天她被同学打破了脑袋,流了好多血,她妈妈看了也不过是给了她一张纸,让她擦擦,后来还是邻居家大婶发现她的血流太多了,力主去医院,缝了7针,她妈妈还觉得她不懂事,浪费家里的钱,用指甲狠狠掐了她一顿。

  这样的小女孩,她唯一可以应对这样的世界的精神食粮就是一本叫做《宝葫芦的故事》,这个童话说的是:如果你拥有一个神奇的宝葫芦,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她最常幻想的是有一个白马王子把她带走,从此她可以远离这个充满了冷漠和争吵声的世界。

  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她填了一个离家最远的地方上大学。为的就是尽量远离这个让她深恶痛绝的地方。

猎艳生涯终结
猎艳生涯终结

  然后她认识了一个男生。这个男人是个花花公子,但她却成了他猎艳生涯的终结者。有一天,她脚后跟被不合适的皮鞋磨破皮了,把袜子都染红了,她都不理会——她从小练就的功夫就是对自己的痛苦无动于衷。

  这个男生看不下去了,立刻买来邦迪和红药水,用消毒纸巾帮她擦去血迹,涂上红药水,轻轻地贴上邦迪;她呆呆地任由他为她包扎伤口,眼泪默默地流下来,就是这一瞬间,她爱上了他。

  这个男生当初追她,无非就是猎艳,但他发现,铁石心肠的他,唯一无法忍受的,就是她的眼泪,每当她哭泣的时候,他的心都碎了,他没法离开这个女生了,他们俩的心好像是连在了一起。

  和这个女生一样,他也有一个冷漠的家,只不过这样的家就像是一个坟墓,父母像动物一样活着,家里的狗叫是唯一的声音,其他时候,就是吃饭、睡觉、干农活,然后再吃饭睡觉干农活……

  很早的时候,他就开始和外面的世界接触,他甚至有时睡在邻居家,作为孩子,他本能地想要靠近又热源的家庭里,此时他的父母就勃然大怒,会把他拎回家,一顿打。他那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可以变身的变形金刚,他渴望自己也可以不断升级换代成为更强大的英雄,可以让所有人仰视。

  初中的时候,他就上了寄宿学校,从此好像和家就断了线。甚至春节,他都不愿意回家。外面的世界里,他可以成为所有人喜欢的人物,老师很宠爱他,同学很喜欢他,他身边的姑娘总是春风吹又生,他谈着眼花缭乱的恋爱,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但是他心里其实一直都没有根,就像是浮萍一样漂泊,直到看到这个女孩,他好像找到了家。

他们俩深深地相爱了
他们俩深深地相爱了

  就像是两只无家可归的树袋熊紧紧拥抱在一起。只不过这两只树袋熊的品种是不一样的。

  女生的世界里,她的痛苦因为有邻居大婶的不断怜惜,而可以呈现出来,也就是说,当她哭的时候,虽然爱是缺乏的和延迟的,但却可以得到一些爱的。她的主要情绪就是委屈: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可以得到正常的爱,而我却不能,所以她认同了作为一个孩子的立场,觉得做一个孩子没有错,错的是父母。所以她在亲密关系中,就会一直想要去找妈。

  男生的世界里,他的邻居、老师虽然也会给他很多爱,但对他来说,这些爱会让他感觉到耻辱,因为在他父母看来,他这样的行为其实是暴露了他的软弱和娘娘腔的一面,换句话说,他否定了父母,也否定了自己的孩子的立场,而认同了一个幻想中完全强大的自我的形象——我不需要父母,我也不需要做孩子,我自己就是自己的父母,我就是无敌的强大的,我可以摆平和搞定一切!

  这种虚幻的强大感,帮助他度过那些黑暗而脆弱的岁月。

你的梦是什么?
你的梦是什么?

  - 因为在我的梦里,我们还在一起。

  每个人一生都面临三个选择。

  这个选择是我们在面对现实的时候,做出的。

  婴儿的世界好像是在悬崖之上;

  成人的世界,是在悬崖之下;

  从悬崖上来到悬崖之下就是我们所说的成长。但外面有两种抵达悬崖之下的方式。

  第一种方式是直接跳下去——那就摔成了loser,永远做一个挫败者,把自己的自我和精气神、人生的追求全都摔死。

  第二种方式是找一条足够长,足够结实的绳子,或者干脆不断在山上凿出台阶,一步步地过渡着来到山脚下。

  第三种方式是我干脆就不走下去了,我一直待在悬崖上,停留在梦幻里。

  什么时候,我们选择第一、三种方法?什么时候,我们选择第二种方法呢?

  如果我们的环境可以有一个过渡性的时空帮助我们,我们就会选择第二种方法,否则,我们就只能选择摔下去或者留下来。

  比如如果这个女生的父母还是吵架,但吵架完了可以对女生表达一些基本的共情:孩子,爸爸妈妈很抱歉,又吵架了,你说说你有什么感受?爸爸妈妈对你的难过很抱歉啊,你看爸爸妈妈给你什么补偿好呢?

  这就是基本的台阶,和基本的软垫子,让这个孩子虽然摔了,但不会摔痛了。

  所有的难以成长,都是因为我们在过去的成长经历实在有太多第二次伤害了。

  什么是第二次伤害?

  比如这个女生:她的第一次伤害是父母的争吵。

  那么第二次伤害就是父母争吵完了,看着孩子哭——更不耐烦,甚至拿她当替罪羊:

  去去去,哭什么哭?父母已经够烦了,你还在添乱,你说我为什么要生你这个赔钱货啊!

  再哭我抽你啊!

  这样的话就会让这个孩子在受伤的时候再被补刀。

  这种补刀的经历才会叫做创伤。

  而创伤=受伤+非安抚性的环境。

  女生的选择更像是第一种方式:她选择让自己处于摔下去的伤痛之中,她一直都在默默寻找一个拯救者,可以帮她重新拥有所失去的童年的那些安抚。

  男生的选择更像是第三种方式:他选择留在幻想的世界之中,他放弃了所有孩子的权利,因为做孩子让他感觉到痛苦和无力,为此他成为一个永远的强者,一个失去了人性阴影的人。

为什么会相爱相杀
为什么会相爱相杀

  那么他们什么时候会相杀呢?

  这个男生之所以被女生吸引,是因为这个女生可以做到他一直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哭泣——展现自己的脆弱和小孩子的一面。

  他一直都苦苦压抑着自己的孩子气的一面,就像是一个人明明很饿了,还是要装作不饿一样,孩子气对他变成了致命的诱惑。所以最安全的事情莫过于他和这个女孩在一起,由女孩替他表现出他的孩子气的部分,他就可以安全地和内在的孩子在一起了。

  这就像是一个爸爸给孩子买玩具的时候,总是买自己喜欢的玩具,说是为孩子买玩具,但其实只是满足自己的需要而已。

  爱情其实就是一个“李代桃僵”的游戏——就是一场我们彼此替对方承担对方无法承担的角色的游戏。

  这个女孩可以帮这个男孩承担脆弱的小孩的角色;因为这个男孩无法承受自己的脆弱。

  这个男孩可以帮这个女孩承担强大的拯救者的角色,因为这个女孩不愿意做一个成人。

  在幻想中,悬崖底下的人,希望有一个拯救者可以带她回到悬崖之上的天堂;

  在幻想中,悬崖之上的人,希望有一个承受者,可以替她承受所有在悬崖之下的痛苦。

  可是时间久了,这个男人的内在小孩会发现自己上当了:你以为把那个小女孩当成我来喂养就让我解馋了吗?我还是饿着呢!你老是喂她,我呢?

  这个男人的独立的自我也生气了:你天天做个好妈妈喂养这个孩子,我呢?原来没有认识她的时候,我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呢?你的世界完全被她占据了!

  慢慢的,这个男人开始以工作为名,想要恢复一些过去属于自己的独立的时光;他更想和这个女人保持一些距离——他潜意识地害怕自己的脆弱会暴露出来,那时他的强大的外壳,就会被这些脆弱的自我击得粉碎,他就会面临崩盘的危险,所以最好还是离他内在所渴望的脆弱的依恋的爱远一些。

爱不了就毁掉
爱不了就毁掉

  这个女孩的内在小孩也生气了:为什么喂我的爱的份额在减少?她也是一个超级能忍耐的人,所以她会有意识地压抑自己的需要,为此她也会有非常多的委屈:我都如此压抑自己的需要了,为什么你还是离我那么疏远?

  在内心深处,她可能也不会太相信,自己真的会生活在幸福的爱的光辉之下,就像是西藏人来到低海拔的地方会醉氧一样,她也比较适应那种空气含量不高的生活。

  于是两个人开始“默契”地过上了他们所熟悉的“低浓度”情感的关系。

  最终他们还是失望了:因为悬崖下的人没有等到真正把她带到天堂的拯救者。而在悬崖之下的人没有人可以接受他的脆弱,让他可以敢于来到真实的生活。

  于是他们只能一个作为虚拟的大人,一个作为永恒的孩子那样生活在一起。

  作为他们婚姻的核心目标如果无法实现,那么婚姻就只剩下一个空壳了。

  他们在一起表面上是在寻找残缺的自己,其实只是想找到一个过渡的空间,让自己可以完整。

  真正的完整,不是靠两个人想象中变成连体人来完成,而是通过两个人可以真正的从对方身上学到自己所残缺的本领。

  当他们发现想象中的融合无法替代他们内在的需要的时候,很多婚姻也就到了转折的时期了。

  向左走,就是继续幻想下去。向右走,就是继续成长下去。

人的一生,就是要经历这三步曲
人的一生,就是要经历这三步曲

  1、我们在原生家庭中发现生命有所残缺,人生有所遗憾。

  2、我们幻想在新的亲密关系中,找一个人做父母或者孩子来弥补自己的缺憾。

  3、我们学习对方的能力,内化对方的品质,让自己真正完整起来。

  这三步曲简化言之就是:缺憾→替代性满足→内化。

  很多人只有两步曲:比如如果是向左走,我们就要找下一个可以替代性满足的人了。比如妻子找到了孩子,把孩子培养成为安慰自己的贴心人;丈夫找到了工作或者小三,在工作或者小三儿面前,他可以为所欲为,拥有强大的掌控感。或者干脆离婚,期待下一个女人可以满足他所残缺的需要。

  替代性满足的特点就是人身依附关系,非你不可,没有你,我就没有可能满足这个需要。这其实就是母婴关系的缩影。

我需要一点空间
我需要一点空间

  - 我只是需要一点空间

  如果你要走三步曲,那么你就要进入到内化的世界:

  那么这个女人就要肩负起对自己的伤痛负责的力量:她需要检讨自己:我为什么总是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在婚姻的危机中,我承担什么责任?为什么在婚姻中,经常看到的是我的需要,而我的丈夫需要我的是什么呢?如果他只是需要我的眼泪,难道我们要一直通过痛苦才能有深层的连接吗?为什么我不愿意做大人?是不是因为我不愿意哀悼我已经失去的童年?这种希望有人做我父母的情结对我的人生是怎样的影响?我需要什么,才能从不断的“猴子捞月”的幻境中走出来呢?

  这个男人也要担任起对自己的伤痛负责义务:为什么我在情感中总是怜惜对方?为什么我总是喜欢说:无所谓、还可以忍受了,还可以啊……这样的话?我的需要在哪里?为什么我从未提出过在亲密关系中的需要呢?我是一个对脆弱免疫的人吗?为什么我在关系中没有办法找到自己的掌控感呢?如果我提出我的需要,我害怕的是什么呢?

  没有好奇的人生,只是本能的人生,而非有选择的人生。

  对自己的行为模式和思维模式提出质疑,才是我们成长的开始。

  总的来说亲密关系不是最好的过渡性的空间,因为这样的空间很容易被很多幻想的毒素所污染,因为成长从来都是在我们走投无路才会发生的。

  一份爱如果能有一个过渡性的空间来承载我们过去从未能承受的痛苦的话,这份爱真的可以说是超级伟大的爱。

  相爱,不是爱的开始,相杀才是爱的开始;

  因为真实,所以相杀;因为真实,所以成长;因为真实,所以真爱。

  人的一生,需要太多对自己和对命运的理解,就像是那些攀岩高手一样,所有的摔落其实都在提示我们,生命的真相就在这里。有时,不是我们不理解它,而是我们真的不想去理解,而所谓的成长,就是去欣赏我们的真实,在真实中发现美,就像是在幻想中发现美一样。

  在两性世界中,女人倾向追求亲密,男人崇尚自由独立,这种奇妙的差异促使两性各自发展出属于自己的语言。当彼此的感觉不一致时,男女关系就会演变成一场争辩对错、只论输赢的战争。如何去学着了解彼此形态的差异,避免彼此的困惑、不解与指责?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