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天下新闻 > 正文

老人电梯里抽烟被劝阻后猝死 家属索赔40余万元

2017-11-15 来源:新京报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监控录像显示,两人在物业办公室门口争辩。视频截图

  69岁的段勇死在了那个晴朗的早晨。事情已经过去半年,说起5月2日上午发生的那件事,住在郑州某小区里的人仍不愿提及。“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现在曝光到网上弄得沸沸扬扬,一堆人跑来问这问那的,谁记得那么清楚?”

  当时的监控录像显示,住在24层的段勇在进入电梯后,手里拿着一支点燃的烟,电梯下到14层时,他遇到杨欢,因为是否应该在电梯里吸烟,两人起了争执,从电梯里一直争到小区物业门口。谁也没想到,十几分钟后,段勇突然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救护车赶来时已告不治。

  而这一切的肇始,就在一支烟。

监控录像显示,电梯下到一层,两人在争辩,老人没有走出电梯。视频截图

  争辩

  杨欢进电梯的时候,段勇马上把夹着烟的右手背到身后,并往后退了两步。

  小区物业一位女工作人员提起了监控录像中的这个细节,“他一看见来人了,主动把手背过去,老人家肯定也知道抽烟不对。岁数大了,不该一直说他。”

  这个动作杨欢并没有看见。他上电梯时正低头看手机。杨欢回忆,密闭的狭小空间里满是烟味,他就和段勇说,“这里是公共场所不让抽烟,你把烟掐了吧。”他记得,老人的烟是刚抽上,也就燃了四分之一。

  按杨欢的说法,段勇一开始没有吭声。杨欢接着说,“这楼上楼下住着孕妇和小孩,你吸烟的话,别人就等于吸了二手烟。”老人当时反问他,“电梯里哪有孕妇和小孩?”杨欢说,“现在是没有,但这楼里孕妇和小孩多,待会儿他们上电梯也能闻见。”段勇有点不高兴了,嫌他管得宽,两人一言一语地争辩起来。

  电梯下到地下一层,杨欢走出电梯时,两人的争辩还在继续——电梯门四次自动关闭,都因为门口站着人,没有关上。“不然我们到物业那儿评评理。”杨欢提议,他记得段勇说,“别说到物业,到哪儿评理都行。”

  两人回到一层,从单元门口走出去,一路走一路辩。段勇手里的烟一直燃着,杨欢说,“老人家你看,从我上电梯说让你别吸烟,到现在你这个烟就一直没有掐掉。”

  这时,他们已经争辩了3分钟。从监控录像看,段勇在这期间一直在争辩,这支烟也没有再吸。

  杨欢是个医生,现在一家医院的住院部工作。他劝段勇不要抽烟的那天,妻子的预产期就快到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即将出生。

  他们走到物业门口又争了2分多钟。工作人员从屋里走出来劝和,段勇显得有些激动,说话的时候伴随着肢体语言,物业人员把他们劝开。杨欢离开段勇时,监控录像上显示的时间是9点45分51秒。争吵就此结束。

  监控录像显示,9点48分56秒,物业经理神情慌张地走出办公室打电话。9点52分2秒,手里拎着一个白色包装盒子的杨欢也进到了物业办公室。

  “我去小区门口取完快递,听说有人心脏病发作,我就进去帮忙救人,进去以后才知道患者就是之前和我发生争执的老人。”

  他给段勇做了心肺复苏。把右手叠在左手上面,十指交叉,做出按压的动作,“每次大概二三十秒钟吧,按了三四次,老爷子没有任何反应,然后120的就来了。”

  根据法院一审判决书里急救中心出具的证明,急救人员到达时,患者意识丧失,双侧瞳孔散大固定,颈动脉搏未触及,各项生命体征测不出,经积极抢救,病情无变化,心电图显示全心停搏,宣布临床死亡。

  知道段勇去世,杨欢说,觉得心里挺难受,“毕竟一条鲜活的生命,说没就没了。”那天中午,他一口饭都没有吃。和难受相比,他更多考虑的是责任划分。他回家和妻子复述了全过程,两人都觉得,“他本来就不该吸烟,我叫他不要吸了,我没做错什么。”

事发小区。现在居民都不愿提及这件事。新京报记者 陶若谷 摄

  官司

  下午一点多钟,杨欢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段勇的家属报案了。

  杨欢和段勇的家人都去了小区附近的派出所,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他们恨不得杀了我。” 杨欢记得,那天段勇的家人来了将近20个,而他这边只有他自己。“他们骂了30多分钟,说要告到我医院去,吊销我医生执照,还说要把老人抬到我家里去。”

  从始至终,杨欢一声没吭。他当时担心,妻子预产期就快到了,万一这件事没处理好,家属要是有过激行为,“媳妇和孩子如果因此受到伤害,那可是终生遗憾。”

  派出所里,杨欢忽然跪下了。

  “没有一个人让他跪啊,是他自己忽然跪下的。”一位在现场的段家亲属回忆,“小勇叔没了,家人一句话不说那不可能,但绝对没有特别过分的,那警察都在旁边呢,是不是?他是担心吊销执照,这才跪下的。”

  “他们一直说我没有道歉,我都跪下了,还要怎么样?我说要打要骂随便。”杨欢说,他当时跪在那里,流下委屈的眼泪,“除了小时候犯错跪过爹妈,我跪过谁啊我?”

  虽然下了跪,但杨欢一直认为这件事,“我应该是没有责任的。”

  他坚持用“辩论”这个词来形容和段勇之间的争论。但在段勇代理律师王东飞眼里,这五分钟,不仅是争吵,而且还是激烈的争吵,他并不认为这个争吵和老人的死亡无关。

  “公共场所确实不能吸烟,任何人都可以制止,这是无可厚非的。但他这个制止行为,从电梯里到地下,又一直吵到院儿里,在物业的劝阻下,才把他俩分开。如果好言相劝,能有五分钟这么长?这中间有没有刺激性的语言,有没有辱骂?”

  杨欢坚持认为自己没有过激行为,也没有辱骂。

  监控录像虽然记录了全过程,但只有画面没有声音。段勇已经过世,杨欢的一面之词无法令家属信服。

  派出所调查认为,老人的死亡并非刑事案件,建议双方协商解决。

  沟通无果。段勇家属将杨欢起诉至法院,要求杨欢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医疗费共计40余万元。

  9月4日,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老人在电梯内抽烟导致双方发生语言争执,老人猝死,这个结果是杨欢未能预料到的,杨欢的行为与老人死亡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但老人确实是在与杨欢发生言语争执后猝死,依照《侵权责任法》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根据公平原则,法院酌定杨欢向老人家属补偿1.5万元。

  这个结果段勇家人无法接受,继续上诉。

  11月1日二审开庭。杨欢和段勇的老伴各自在被告和原告席上对坐着,没有任何眼神交流。

  热议

  二审没有当庭宣判,目前双方还在等法院的最终判决。但事件曝光到网上后,在公共空间形成了热议。

  许多网友对杨欢的行为表示支持,并对老人家属的索赔行为感到不理解。有网友认为,公共场合不吸烟是社会共识,杨欢的劝阻没有过错,老人自己有心脏病才是其死亡的原因。也有网友称,杨欢对抽烟行为劝阻没问题,但老人年纪大了,得讲究劝阻的方式。“公共场所抽烟是他不对,但罪不至死,犯不着搭上一条命。”

  段家聘请的一审律师王东飞注意到了这些评论。“网上说你为老不尊,跑到电梯里面抽烟,人家说你了,你马上躺那儿了,家属又开始想找钱了。但事实不是这样的。这种事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作为死亡者的家属,我敢说,那都要去主张权利。不能说我一条人命,跟你争吵一下没了,我就忍气吞声了,谁会这样?”

  著名律师张起淮认为,公平原则是双方都没有过错或都有过错的情况下才使用。老人在电梯里抽烟,他实际是有过错的,医生的劝阻是符合道义和法律规范的,是我们提倡的一种做法。张起淮认为这个案子具有示范作用。和此前争吵致死的情况不同,“是一种正确的行为制止一个错误的行为。”

  事情已过去半年,但在这个距离郑州市中心六七公里的小区里,没人知道段勇的名字,只知道网上报道的那个“猝死的抽烟老人”。

  在段勇老家中牟县西街村,当了30年村干部的张全说:“他和女儿女婿住在郑州,三年前我们这里老屋拆迁,他就搬走了。他和那个医生住在一个小区里,怎么说也是邻居,哎。”

  张全说段勇搬到郑州后,帮着女儿带外孙,经常还要干家务活儿,“俺俩都是一样,不喜欢待在城里。”

  段勇去世后,杨欢也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我压力挺大的,面对家属,面对官司。我不知道他有心脏病,我要知道他有心脏病,我一句话也不会说,不吭声忍着就完了呗。”

  杨欢个子不高,说话声音不大,他今年37岁,脸色不太好看,时刻紧锁的眉头提醒着他目前的状态——一个官司缠身的中年男人。

  不过,他始终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以后遇到有人抽烟,还是会上前制止。

  段勇去世后的第9天,杨欢的小儿子出生了。那天是农历十六,“就取这个音,我们叫他小石榴。”说起小儿子,他的眉头舒展开还不到三秒钟,又恢复成锁起来的原样。

  小区电梯里,两处禁烟标志醒目地贴在那里。小区居民说,这个事件之前,这两处标志就一直有。

  (文中杨欢、段勇、张全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陶若谷 郑州报道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