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便民 > 科普知识 > 正文

快节奏中的慢心态

2017-09-07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我说我偶尔喜欢做末班车回家,喜欢偶尔放纵自己过一下慢生活,于是,有人说我“矫情”:“让你天天挤公共汽车,你肯定该叫了”。
 
  矫情就矫情一回吧,就算被评价成这样,但谁让这是我的真实感受呢?
 
  我喜欢坐末班车的理由是这样的,自己开车,每天陷在车阵里,那叫一个紧张。不仅要盯着表看——怕迟到啊,还要盯着旁边的车看——你不撞别人,别人还可能撞你呢。
 
  说实话,看路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因为路太熟悉了,而路上的“疯子”却是时时刻刻并且花样百出变化不断。
 
  一位美国朋友说得好:“北京的司机是全世界水平最高的”,他在北京绝对不敢开车,害怕。的确,在欧洲、美国以及日本的路上,车辆基本上按部就班,一辆跟着一辆往前走,变道的很少。
 
  再引用我一直喜爱的王朔说的一句话,北京人开车爱“编筐”,见缝就钻、左冲右突,一定要把别人甩在后面才算完事。
 
  跑题一句,“编筐”是我见到的形容北京路状的最精彩的一个词,由此可见,很久没有声音的王朔先生偶一开牙,仍智慧无穷,仍保持着天才的创造力,可喜可贺可叹可佩。
 
  每天都是这样的紧张,时刻要保持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而且陷在车阵里,满眼睛看见的全是车,各色车等。除了车,还有北京的高楼大厦,而且在这个时候,你会感觉这些高楼向你倾压。但是,你不得不这样啊,因为要上班,要采访,要赶时间。时间,对都市人,尤其是北京人,再加个IT行业,其重要性已经不用多言了。
 
  所以,偶尔地,我喜欢坐末班回家,这种喜欢已经好多年了。这时,本来也可以打车,可是,我就是不想快,想慢。
 
  曾经我在《中国计算机报》工作,虽然那是一家报社,但科技类媒体仍然要坐班,甚至早上打卡。而且,科技类媒体的特点是编辑/记者一体化,既要写稿,也得做版。赶上做版那天,我下班的时候,大多是晚上九点了。
 
  报社楼下就有到望京的运通104路车,路程很长。白天,堵车,这个路程大约要两个小时,晚上,末班车,九点钟,这时也要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真是享受。
 
  夜晚,稍显空荡的公共汽车摇摇晃晃驶在北京的马路上,北京这个都市还算璀璨和迷离的灯火映在车窗上,一晃而过。而此时的心情却是放松的,因为一天繁忙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可以什么都不想,也可以跟着汽车摇摇晃晃的节奏想想山高水远的未曾实现的梦,总之,心旌摇荡、心驰神往,就着灯火和夜色,莫可名状、无从言及。
 
  汽车经过新世纪饭店了,动物园北面是热闹所在,一对情侣在一家餐馆的窗边正在大快朵颐,衬着小店的灯光和人影,其乐融融。经过小西天时,等车的人多了,都成群了,可是看见我们这辆不是期待中的车时,有些人脸上闪现出几许失望和归家的急切。
 
  经过北三环的马甸了,又是食肆相接人声鼎沸,有几个女孩在微凉的风中拿着刚买的冒着热气的吃食边走边笑。丽都到了,老外的脸孔多了,也多了一些打扮暧昧的人,路灯下还有人招徕着自己的小店,充斥着所谓中国特色东东的小店。
 
  路上偶尔也会下起小雨,有一次,在望京医院附近,看见一对夫妇正在收拾摊子,因为下雨和寒冷,没人光顾,夫妇俩想必是要早点回家了。在收拾的同时,间或四只手握在一起取暖,还对视地笑了笑,那一瞬间,有一股暖流涌进我的心间,一直暖到现在。
 
  末班车上,在慢节奏的摇晃中,我看见的是氲香四溢的生活,看见的是与我一样的普通人的真实的细节。这是真实的都市,对我而言,也是对自己惯常生活的一种逃离。
 
  是的,就像朋友所言,如果让我天天挤公共汽车,可能我早没了这样心态。但是,都市里不仅有挤车族,也有我这样的大量的开车族,作为开车族的一份子,我如今就有这样的心态,这是最真实的。就算矫情,也矫情个真实吧。
 
  算算,其实坐末班车的时候并不多,因为慢生活其实是一种奢侈。
 
  补充两句,过去朋友们形容公共汽车的拥挤,曾用“挤成相片了”这样的说法,可是,最近我觉得可以用“挤得手机狂响”来形容。
 
  有一次,我一下接到朋友七八个电话。第一通电话时,我心想:“刚打完电话,还有什么事呢?”接来一听,一片嘈杂,没有对话,我挂了。
 
  接下来,我的手机响了七八次,而我这时已经明白了,她是在公共汽车上,被挤得七荤八素。因为上车前她跟我讲过电话,我的号码在通话名单的第一位。所以,挤得狂打电话,而她自己一点也不知道。
 
  这几年,我到了《时代周报》,已经不用天天打卡赶时间上班了,稍显轻松一点,但事实上,作为记者,其实是24小时随时在线的,因为新闻随时发生。物理上的时间没那么赶了,但心理上的紧迫反而日渐加剧。
 
  智能、移动、大数据……技术的发展正在释放前所未有的能量,也带来快速变化。就好比一辆不断加速行驶的列车,你必须跟着它,调整自己的节奏,否则你就会被无情地甩下这辆列车,比如曾经辉煌的黑莓。所有螳臂挡车的努力最终都无济于事,只能证明你自己的笨拙和缺少智慧,比如最近的诺基亚。
 
  而每一个科技行业的从业者也是如此,所以当嬛嬛姐一度经历了每天四个采访、一个应酬、再加两篇原创文章的“要人命”的节奏之后,我必须要在周末调整一下,找回生活的本来面目。
 
  昨天晚上,我和几个小伙伴约好了聚聚,喝酒扯淡。在望京一个喧嚣而热闹的场所,我信步漫行,于是看到了我从小最喜欢的旋转木马。
 
  看到有几个孩子在坐木马,大人站在旁边保护着,这跟我小时候的景象一样。我真的好想再坐一次。于是,我指着我自己问管理员:“大人可不可以坐?”管理员说:“只要不超过110斤,就可以。”
 
  我一听很欣喜,我绝对够格,我可以坐!但是,跟小孩子们一起坐木马,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再加上约定的时间快到,只好放弃了。可事实上我昨晚一晚上,心里都隐隐在想这个事。
 
  心境很重要,无论是体验慢生活,还是重温儿时的木马,其实都是一转念的事儿,错过了这个心境,转眼间就会被当下快节奏的现实生活所淹没,木马的意象就在“媒体竞争、商业逻辑以及江湖往事”的交流中渐行渐远。
 
  今天正好看到QQ浏览器刚推出的“我要的立刻就要”的文案,所以更有感慨,“立刻就要”这个创意我同意,正如我的旋转木马的心境,应该立刻行动。佯装一次小孩子,又有何不可?
 
  但是,对于QQ浏览器的三支广告,其实我有不同看法。文案中对于年轻一代的整体把握其实很准确,“抖脚”、“按笔”、“咬指甲”等类似的动作正是现在年轻人在着急与不耐烦的情境中下意识的感情流露。
 
  “我不耐烦,我要的立刻想要”,想成功、想实现自我的急切心态,这些把握都对,“能快则快,废话不说,废事不做,废时不候”,这就是这个时代,也是对年轻人群的洞察。但这文案看了之后,只能让人更焦虑。
 
  在梦想面前,立刻出发,就如之前联想之星的“即客出发”,打的也是这个立刻实现梦想的理念。这一点我同意。
 
  但是,在实现梦想、在立刻出发的行动之路上,也需要有慢生活的心态,对生活的更细致的观察和感悟,而这种慢生活之中的沉淀下来的思考,反而会提升智慧,对追求梦想的快节奏之路更有益。
 
  快与慢,相辅相承才是大道。大开大合,才是智慧。
 
  而这一点,在这三支广告中并没有表现出来。这是腾讯需要思考的,也是整个科技行业需要思考的。
 
  快节奏的梦想、立刻出发和偶尔的慢生活之间,有着哲学式的情商和关联。
 
  更何况,最根本的来说,偶尔慢下来,对健康有益,也才能长远。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