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聚焦泰兴 > 正文

穿越千年,这个古镇原来叫“永丰里”

2020-07-06 浏览次数:

  在广袤的苏中平原,有一座千年古镇——黄桥镇,因“黄桥战役”和“黄桥烧饼”而扬名海内外。

宋时,这里已是“百川交汇、八方杂居、商贾云集、名殷其实”之地,古镇曾经有个美丽的名字叫“永丰里”。

  中国古代人们聚居之处常被称为闾里,“百户为里,百里为乡”,自然村庄取名多带“里”字。

  早在汉代,“永丰里”之名就已载籍史册,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汉初,这里是一个很小的自然村落,属吴地海陵仓治下,依仓采名为“永丰里”,寓意此地仓足廪实,永远丰裕。

  唐懿宗时,这里已经形成集市,并渐渐繁荣。从黄桥真武庙发现的唐代经幢石刻可知,咸通十一年(870年),这里就设有副使和市长官管理地方事务。永丰里因僻处东隅,仿佛世外桃源,迁居于此的人们过着男耕女织、与世无争的生活。

  唐末战乱,北方士民纷纷逃难南迁,永丰里遂成了难民定居的首选之地,千百年来被世人传颂的宋孝子顾忻的故事就发生于此。

  唐昭宗乾宁四年(897年),顾忻的父亲顾彦晖,唐末名将顾彦朗的弟弟,在四川梓州兵败自刎,失去了王图霸业。母亲钱氏携带年幼的顾忻顺江而下至永丰里落脚。此后母病,顾忻用了整整50年的光阴,恭恭敬敬地侍奉母亲,后母又目疾,顾忻号泣祈天,刺血写经,以此感动上苍,最终母亲以九十多岁的高龄无疾而终。

  顾忻的孝行震惊了整个大宋王朝,成为泰州第一孝子,他的名字被永载史册《宋史·孝义篇》,“永丰里”也由此声名大震,令人向往。

  南唐昇元元年(937年),海陵县升为泰州,析南五乡置泰兴县,永丰里隶属于县东太平乡。

  北宋年间,永丰里“百川会通、民利灌溉、土田饶沃、物产丰盛”,经济空前繁荣,宗教文化尤盛,有“三步两座庙”之说。咸平二年(999年)建有文昌宫、祖师庙、关帝庙、东岳庙、城隍庙;仁宗天圣四年(1026年)建福慧寺;庆历元年(1041年)建定慧寺等等。

  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到永丰里谋生定居的人口急剧上升,逐步形成规模集镇,宋神宗熙宁年间(1068-1077年),永丰里被改制为永丰镇。当时,全国两千多个经济繁荣的集市建制为镇,永丰镇名列其中。宋王存的《元丰九域志》中有记载:泰兴县“四乡,柴墟、永丰二镇,有大江”。

  永丰镇何时何因改称黄桥镇,民间传说较多。相传,永丰镇有一座石拱桥,形制独特,有一年皇帝路过这里,见此桥与皇家后花园的一座桥十分相像,便随口说道:“这好似吾家的桥!”皇帝金口玉言,当地百姓遂将此桥叫做“皇家桥”。此后口口相传,渐渐演变,就叫成了“黄桥”。清初,泰兴诗人张丕扬曾有诗云:“永丰移植被恩荣,传得香山两韵成。”

  虽说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但是永丰人始终认为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以至于后来赫赫有名的何氏家族也在此落地生根,发展壮大。相传,南宋初年,黄桥何氏始迁祖孔庭公从常州溧阳北上,途径永丰镇,路过皇家桥时突然车轴断裂,无法前行,得高人指点,说:“此处乃荷叶地,日后定会出三升三斗菜籽官。”孔庭公一家遂落户于此,勤勉耕读。后来果真如此,家族兴盛,人才辈出,仅明中期就出了“四进士、十举人、百秀才”,被清文华殿大学士张玉书誉为“江左甲族”。

  宋元时期,永丰镇因水陆交通四通八达,逐渐成为江北要冲、战略要地。据康熙《泰兴县志》记载:“河之在东北者,可连如皋八场,西通大江五港,南接靖沙,北通兴泰诸河,接会为商贾要津,接济为盐漕孔道。”

  “黄桥”地名的出现,明朝始见于书。明代所著《英烈传》第二十八回有“却是俞通海取了黄桥、通州一路,得胜回兵来救”的描述,俞通海是朱元璋手下名将,那时正与元军作战,书中提及“黄桥”,说明在元代永丰镇已称作黄桥了。

  据康熙《泰兴县志》记载:“黄桥在黄桥镇。”“黄桥镇在城东四十里,即永丰镇。”由此可见,黄桥镇是因有黄桥而被重新命名的。

  明以后的史书记载上普遍使用“黄桥”这一名称,《明史·地理志》中记载:“泰兴,南滨江,西北有口岸镇、东有黄桥镇、南有印庄三巡检司。”

  一千多年间,黄桥人念念不忘“永丰”这一称呼,尤其文人雅士依然沿袭“永丰”的称谓,明正德太仆寺少卿何棐有诗云:“永丰惟两寺,此是小长干。”永丰古镇承载了太多的历史和传奇的故事,事亲至孝,诗礼传家,黄桥人怎不津津乐道!

  细数流年,“永丰里”这个古老而美丽的名字必将代代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