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泰兴新闻 > 正文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2016-12-05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11月29日下午2时30分许,济川街道鼓楼南路与南二环路交叉路口附近,发生一起两人受伤的交通肇事逃逸案。
  经过6个多小时的调查摸排,认定周某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年35岁的周某,1998年因抢劫罪、盗窃罪被判刑,2005年因抢劫罪再次被判刑,2009年释放后一直无正当职业,其肇事时所用的车辆是一辆二手的别克轿车。
  当晚9时许,警方找到了周某及肇事轿车,要求其配合调查,但周某紧锁大门,拒绝配合调查,在民警依法暂扣肇事轿车时,他手持剪刀、钢筋打砸警车,追捅民警。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队接到指令后,教导员张杰带领林帅、王锋、季波等民警、辅警火速赶往现场增援……
增援:路面执勤民警被紧急调往现场
  11月29日晚9时37分,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队接到增援指令后,大队带班负责人立即用电台、电话通知正在路面执勤的民警林帅、王锋、季波等民警、辅警火速赶赴现场处置。
  “大概10时左右我们赶到现场,辖区派出所民警和交警已经将周边及过路、围观的群众疏散了。现场是一幢四间二层楼房,楼前是一条水泥路,一楼过道用铝合金封闭,东西两个大门,二楼顶部有阁楼相通。犯罪嫌疑人周某穿着秋衣秋裤,手扒二楼的窗户,探出大半个身体,辱骂民警,并冲着民警叫嚣要杀人,情绪十分激动。”林帅介绍。
  “看到我们到楼下后,周某不断地从楼上往人群里投掷钢筋,一楼的大门已经被周某锁死,我们一时进不去。”
  “当时担心犯罪嫌疑人要跳楼,我们准备了两套方案,一是迂回,从西侧二楼顶上的阁楼悄悄进入东侧的二楼,相机制服犯罪嫌疑人;二是强攻,从东侧一楼大门破门直接冲上二楼,对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结果,阁楼的通道被犯罪嫌疑人封死了,我们只能启用第二套方案,强攻。”
强攻:警服挡住了剪刀的刀尖
  “周某把家里的灯全都关了,屋里漆黑漆黑的,踹开东侧的大门后,我和王锋手拿盾牌、警棍走在前面,季波、张教导员和一名辅警拿着抓捕器、手电紧跟着我们。刚走到楼梯的拐角处,周某抱着一台电视机就往下砸,接着又抓过一把电脑椅砸向我们,我用盾牌挡住后,他纵身窜入二楼北侧的一个小房间里,锁上了房门。”林帅说。
  “林帅踹开房门后,周某从房间的东南角攻击我们,我和林帅一左一右,不断地用盾牌撞、挤犯罪嫌疑人,很快就把他从房间的东南角逼到了东北角。这个时候,我后面的战友用两把抓捕器把周某按在墙角。由于房间里的灯关着,只能靠手电照明,混乱中,周某用蛮力强行挣脱抓捕器,一把抓捕器的钢质夹嘴都被他硬生生地掰断了。周某右手握着半把剪刀,刀尖冲下,从侧面没有刺到林帅后,直接把刀尖抵在自己的肚子上,威胁我们不要再靠近,不然就自杀。就在我们一愣神的功夫,他猛地撞向林帅,把他撞退了好几步,并跳到了桌子上。”躺在病床上的王锋向记者介绍。
  林帅说:“我退步的时候,正好看到电灯开关,我侧身开灯时,周某从桌上跳下来,左手从我背后搂住我的肩膀,右手握着剪刀,照着我的胸部就是一刀!”
出手:夺刀抢下了战友的生命
  “周某刺向林帅时,大声叫嚣着‘我死,必须带走一个!’在他拔刀再次捅向林帅时,我抓住剪刀,林帅顺势抓住周某的左手,我们两个人合力将周某摔倒在地。”王锋回忆说。
  “周某个子高,力气很大,地又滑,倒地后,他右手挣脱我的控制,握着剪刀一直乱挥乱舞,我们几个人花了很长时间才将他按住,掏手铐时,看到手上在流血才知道自己受伤了。完全控制住周某后,是战友发现我的头部和左耳后部也有伤口,医生给我缝了20针。”王锋显得很淡然。
  记者注意到,王锋的左手食指、中指和左耳后部都有缝合的创口,特别是耳后的伤口长达十多厘米。
  林帅说:“从破门到周某被完全控制,大概十分钟左右,周某的第一刀刺穿了我的警服,第二刀直接捅向了我的脖子,生死瞬间,是战友王锋救了我的命,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记者问王锋,当时不害怕吗?王锋笑了:“当时的情况下不可能多想,也没有时间多想,我当过武警,这是本能,我不能让战友受伤,必须迅速控制住周某的右手,不让他再捅第二刀。说不怕是假的,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如果下次遇上同样的情况,我还会这么做!”
  据了解,在这次行动中,还有一名辅警受伤。案发后,泰兴市委、市政府、市政法委、公安局的领导和社会各界人士先后到医院,向恢复中的受伤人员表示慰问。
  11月30日下午,警方暂以涉嫌妨害公务罪依法将犯罪嫌疑人周某刑事拘留。
  记者 姚翔 特约记者 裕顺

网友评论